第1512章 我不想再跟他继续纠缠下去

  许海琪心里恨啊,她明明那么恨白攸,明明恨不得杀了白攸,可偏偏面对陆长青的请求,她完全不能抵抗,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https://wWw..la

  让她去陪那个女人

  许海琪心里很苦,但还是点点头,无奈的说,“好,既然你想让我帮你去陪她,我就去。”

  陆长青高兴的笑了起来,许海琪认识他这么久,竟是第一次见他笑得这般开心。

  只可惜,他脸上的笑容不是为她

  “不过我有言在先。”许海琪心里很吃味,沉下脸不高兴的说,“我是答应你去陪她说说话,但我不会给她好脸色的,她要是愿意跟我说,那便说,不愿意,我可就转身就走。”

  “可以”陆长青很干脆的就答应了。

  不管怎么说,这还是白攸第一次想要找个人说话。

  虽然这个人是许海琪,但只要白攸愿意,任何人他都可以给白攸找去。

  陆长青勾了勾唇角,“如果能让攸攸开心,你以后便可以在这边住下。”

  听见陆长青这话,许海琪瞬间兴奋了起来,陆长青一直不让她住在这边,让她想近水楼台先得月都没有机会。

  一个月就只能来一趟,都快把她给憋疯了,她真是恨不得天天都能见到陆长青。

  有了陆长青这话,许海琪看见白攸的时候,忽然觉得白攸好像没那么讨厌了,就算还是那么讨厌,她也必须要把白攸给哄好了。

  只要白攸高兴了,她就能搬过来住,然后天天跟陆长青见面,那样她的机会便多了。

  到时候她和白攸还不一定鹿死谁手呢。

  白攸坐在院子里,还是在搭起的棚子下,有晓彤看着,她依然触碰不到外面的阳光。

  晓彤给许海琪搬了一个椅子,就在白攸的身旁。

  许海琪走过去,大大方方的坐下,斜睨了白攸苍白的脸一眼,嗤笑一声,“为何上个月见你的时候,你是这般,这个月见你,你还是这般那么多名贵药材都给你吃了,看起来是都打了水漂。”

  白攸手里抱着聪聪,手轻轻的抚摸着聪聪的头。

  聪聪懒懒的趴在她的怀里,很享受的眯起了眼。

  “是啊,我这幅残躯,怕是神丹妙药都没有办法。”

  晓彤站在一旁,安静的听着她们谈话,她没出声,也没动,就那么站着。

  白攸和许海琪闲聊了一会儿,像是累了似的,将聪聪抱给晓彤,“晓彤,你把聪聪放回笼子里,顺便再去厨房看看,今天有没有新鲜的鱼,给它做一个糖醋鱼吧。”

  晓彤看了许海琪一眼,将聪聪抱了起来,“小姐,随便找个人去说就行了,就不用我了吧。”

  “这事你不去不行。”白攸双手搭在腿上,身体靠着椅背,嗓音有些低,那是因为常年累月的病痛导致的气血不足,“院外的那些人早就不是咱们之前府里的,我这院里的丫头除了你,别人出去几乎没人认识她们,所以,这事只有你能胜任。”

  白攸这话说得很对,陆长青现在越发暴躁,心情不好就会掏出枪直接把人给崩了。

  就在半个月前,他才掏出枪崩了一个厨子。

  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但晓彤知道,那个厨子在饭菜里偷偷下毒,被陆长青的亲卫发现,不动声色的将他引1诱了出来,然后一枪就毙了。

  “那好吧。”晓彤一边朝着猫笼子走,一边说,“那我现在就去厨房那边知会一声。”

  许海琪听得羡慕得心都痛了起来,她心里酸酸的,说出来的话也就泛上了酸味,“呵你这猫吃的好啊,糖醋鱼这百姓家里能顿顿吃到鱼都算不错了,还真是人活的不如猫。”

  白攸的目光一直紧随着晓彤,晓彤此时正站起身朝着院门走,她轻轻的笑了声,“没办法,我之前昏迷不醒的时候,他们就把这猫喂的极好,外面的猫生鱼都吃,但是我这猫却嘴刁的很,做出来的味道不合口味都不会吃。”

  许海琪撇了撇嘴,很不想搭理白攸,她这意思不是摆明了再炫耀陆长青对她好嘛

  这时,晓彤已经走出了院外,白攸忽然转过身,靠近许海琪,压低了声音说,“你想不想嫁给陆长青”

  许海琪微微一怔,眼睛睁大了的看向白攸,她眨了眨眼睛,皱起了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

  白攸弯起唇角微微一笑,在她耳边轻声说,“如若你想嫁给陆长青,那么就帮我一件事,只要帮我了,你就有机会嫁给他。”

  许海琪这人是嚣张,看起来胸大无脑,但也不是很笨,她本能的摇摇头,“怎么可能如果你死了,否则长青是不可能娶我的。我现在要求得不多,只要每天都能见到他就好。”

  “见到摸不到岂不是更难过”

  白攸抬手,轻轻的拂了一下耳边碎发,这时候丫鬟们都在自己做自己的事,晓彤又不在,她只有这点时间的机会。

  许海琪不信任她,她便自己说了出来,“你帮我,帮我逃走,只要我逃走了,陆长青再也找不到我,他才会放弃我,我不在了,这天底下唯一有机会嫁给他的就只有你了,你可是他的救命恩人,许海琪,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许海琪听得一愣一愣的,在心里细细一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只要白攸不在了,陆长青便会娶她。

  但她对白攸还是有戒心的,并不是白攸说什么她都相信。

  “你真的愿意走”许海琪眯着眼睛细细打量这白攸脸上的表情。

  白攸坚定的点点头,满脸的真诚,“陆长青亲手杀死了我父兄,我们一家人都死在他的手上,我怎么可能会跟他在一起我恨他都来不及。所以,我要走,我要逃出这个地方,我不想再跟他继续纠缠下去。”

  许海琪越听越觉得有道理,她在心里忽然就下了个狠心,就算白攸是诳她的,她也想试一次,拼一次,总比像现在这样来的强。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武炼巅峰杀神叶欢伏天氏医圣传承恰似寒光遇骄阳圣墟放开那个女巫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