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你怎么这么紧张?

  车子在路上奔驰,保姆看着窗外的夜景微微有些纳闷,忍不住问袁亮,“咱们不是去陆宅吗?怎么走这条路?”

  袁亮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摆出自己特助的架子,威严的说,“你们也是经常的大户人家里干着的,雇主的事情不要多问这个道理还不懂吗?”

  两个保姆面面相觑一眼,都把嘴巴给闭紧了。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这时候,她们心里也微微猜到了一点端倪。

  陆言遇不让白葭跟着,就连他自己也不跟着,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

  否则两个人真的就那么放心他们带着孩子出门?

  即便是去陆家老宅,白葭不跟着,作为亲生父亲的陆言遇也该跟着吧?

  车最后停在了一处公园外,袁亮回头看向两个保姆,“只用抱着孩子下车就行。”

  “哦!”两个保姆喏喏的答应着,坐在边上的推开车门,两个人相继下了车。

  袁亮看了眼人潮来来往往的道路,手指指向了后边,“紧跟着我。”

  两个保姆便小心翼翼的跟着袁亮朝后边的道路走去。

  公园的右边,沿着那条路一直走,有一处假山,潺潺的流水从假山顶上卸下,这时候天气闷热,已经有不少人在这边乘凉聊天,还有孩子趴在假山的水池外,欢笑着嬉戏。

  林元洪和岳敏坐在旁边的长凳上,岳敏紧紧抱住怀里的孩子,那紧紧贴着胸口的样子,分外舍不得。

  而林元洪的目光一直在来往的人群身上徘徊。

  终于,他看见袁亮从那边的小道上绕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保姆,保姆怀里抱着孩子,他紧张的用手肘撞了岳敏一下,“来了!”

  岳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袁亮和保姆,孩子,她把怀里的孩子抱的更紧了。

  袁亮一步一步的走到林元洪面前,最后目光落在了岳敏怀里的孩子脸上,在外面表现得一贯冷漠的男人,在见到那个孩子时,脸上微微露出了温柔。

  “林总。”

  林元洪站起身,跟袁亮握了下手,虽是知道不该问,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陆先生怎么没有来?”

  袁亮简单的解释道,“陆太太在家,陆先生自然也要在家。”

  简单的一句话,林元洪立刻会意过来,他点点头,淡淡的看了眼保姆怀里的孩子,然后对袁亮说,“现在换吗?”

  “是!”袁亮说,“我家陆总的意思就是这样。”

  “好吧!”林元洪点点头,转头看岳敏还坐在长凳上,抱着怀里孩子的模样就像怕被人抢一样,他强忍着火气,冷声对岳敏道,“扭扭捏捏的干什么?还不站起来,把孩子给他们!”

  岳敏咬着唇瓣慢慢站起身,好像每动一下,都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样。

  袁亮也不着急,就站在那那么看着。

  林元洪实在是受不了了,一把从岳敏怀里抢过孩子,转身递给袁亮,“孩子给你。”

  袁亮伸出手,手指才刚刚碰触到孩子,忽然,旁边一下跑出来两个人,目的性极强的朝着袁亮他们跑了过去。

  忽然的骚动,让袁亮浑身都警惕了起来,他从林元洪手里一把抢过孩子,然后紧紧的护住孩子。

  而那两个人却是直奔袁亮身后的保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人将没有抱着孩子的保姆推开,另一个人则是抢过另一个保姆怀里的孩子,然后撒腿就跑。

  那动作实在太快,快得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半分钟后,岳敏惊慌的尖叫声才划破夜空,在这吵闹的环境中惊悚的响起,“啊……抢孩子了!”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朝着袁亮他们这边看过来,袁亮眨了眨眼睛,惊魂未定的抱着孩子站在人群中,看见有人朝自己这边走过来,他立刻解释,“这孩子本来就是我的,抢孩子的已经跑了。”

  岳敏慌大神了,这时候也没想明白情况,只是按大脑支配着自己的语言和动作。

  她伸手指着刚才那两个人跑的小道,继续叫道,“在那边,两个人,抢了我们的孩子就跑了!”

  袁亮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岳敏这时候没反应过来,否则她要是硬说他抢孩子,他还真就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

  林元洪虽说是老狐狸,但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了,也没什么过多的反应,听见岳敏再次的惊叫声,他抬脚就追了上去。

  林元洪一追,岳敏自然就跟着追了过去,而那些围观的群众一个个也跟着跑了过去。

  袁亮抱着孩子慢慢退出人群,然后给保姆小声的对两个已经吓傻的保姆说,“快走!”

  两个保姆被袁亮这一叫,也反应过来了,原本以为袁亮是要跟着林元洪他们去追孩子,谁知道袁亮竟然朝着反方向跑了。

  两个保姆面面相觑一眼,只能跟上。

  袁亮一路都很警惕,最后终于抱着陆言遇和白葭的孩子安全的上了车。

  到了车上后,袁亮才把孩子交给后座的两位保姆,“你们都给我抱稳了,这才是陆家真正的金孙!”

  事情都发展成这样了,两个保姆就是再傻也能想明白。

  她们立刻点点头,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

  看着孩子在保姆怀里睡稳当之后,袁亮才转身面对前车窗,别看他当时抱着孩子反应极快的跑出来,现在他坐在车上,两条腿都在发抖呢!

  万一刚才被抢的是这个孩子,他真是提头去见陆言遇都不能赎清自己的罪。

  小王坐在驾驶座上,见袁亮一直在不停的深喘气,忙问,“袁特助,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紧张?”

  紧张得好像都要尿裤子了!

  袁亮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颤着声音说,“快,开车,去陆家老宅!”

  “好!”小王看出是发生什么事了,但是现在袁亮不说,他也不问,只知道时间紧迫,他们必须快速离开这里。

  车子开出去十分钟之后,袁亮才稍稍冷静了下来,休息了这么久,他真是一点也不敢再耽搁,赶紧摸出手机拨了陆言遇的号码。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武炼巅峰杀神叶欢伏天氏医圣传承恰似寒光遇骄阳圣墟放开那个女巫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