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我去,我是还在做梦吗?

  说起慕清月和白厉行,陆廷遇就来气!

  但是今天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他还不想因为不相关的人让自己不开心。https://

  他撇了撇嘴,很是嫌弃的说,“人家昨晚新婚!怎么不得大战三百回合,折腾一晚上啊,我刚才去叫了,人家两人说,我要是再敢叫他们一声,白厉行就打得我叫不出来为止!”

  “噗……”白葭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没错!

  陆廷遇最终的白厉行,是她的亲哥!

  也就只有白厉行这个性格,才会动不动就用拳头威胁人。

  那也没办法啊!

  谁让陆廷遇那么弱不禁风的,陆言遇都还敢跟白厉行一战呢,陆廷遇却是连这个胆子都没有。

  “嫂子,你笑什么?”陆廷遇一眼就看到白葭眼里的嫌弃,郁闷的皱起眉,“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怕白厉行,我只是觉得人家两人今天新婚,想睡个自然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再说,我是那不讲道理的人嘛!”

  白葭用力的点点头,“你是!”

  “呵呵……”楚秋听着陆廷遇和白葭斗嘴,忍不住笑出了声。

  陆廷遇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白葭这是在楚秋面前拆他的台呢!

  他立刻跟楚秋解释,“楚秋,你别听我嫂子说的,我这个人很讲道理的,并且是非常讲道理那种!而且我一直都信奉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暴力倾向,并且我还很善解人意。”

  善解人意……

  这个楚秋不敢说,但是暴力倾向这一点,楚秋可真是不敢认同。

  昨天差点没把李墨白给打死,这还叫没有暴力倾向?

  楚秋笑笑不说话。

  陆廷遇见楚秋不信,悠悠的叹了口气,“算了,日久见人心,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陆廷遇跟楚秋说完之后,忽然在沙发上端端正正的坐好,表情严肃的就好像要宣布什么国家大事一样。

  “今天把长辈们和哥哥姐姐们都叫下来,是因为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向你们宣布!”

  唐淑琴看着坐在陆廷遇身边的楚秋,明了的点点头,“我们都知道了,你终于有女朋友了,怎么,今天还想跟我们嘚瑟一回?”

  “妈!”陆廷遇郁闷的看了唐淑琴一眼,“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今天,我是主角,我才是主角好吗?”

  陆子遇坐在最边上,打了个哈欠,至始至终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斜靠在单人沙发上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而老太太和老爷子虽然看着是挺精神,但明显眼睛里没有神采,就像一具躯壳摆在那一样。

  许晴和何雪漫就更不用说了,总觉得没自己什么事,所以也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现在也就只有白葭和唐淑琴有那个精神理理陆廷遇了。

  虽说是这样,但陆廷遇却一点也不泄气,见唐淑琴讪讪的闭上了嘴,才用力的咳嗽了两声。

  “咳咳……”

  陆子遇没动,许晴和何雪漫,老太太老爷子没反应。

  陆廷遇又用力的咳嗽了一声,“咳咳……”

  “小廷,你嗓子卡鸡毛了啊?”陆言遇终于不耐烦了,把白葭用力的抱在怀里,半眯着眼睛催促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等你说完,我跟小白还要回去睡回笼觉呢!”

  “什么?可以睡回笼觉了?”

  这时候,从楼梯口传来慕清月的声音,陆廷遇看过去,正好看见慕清月拉着白厉行转身,看样子好像只听到了陆言遇最后一句话,这是打算什么都不问清楚,就直接转身回去睡觉了。

  “清月!”陆廷遇喊住他们,“既然都下来了,就过来坐一会儿,我就一句话,说完就行。”

  看着众人一副晕晕欲睡的模样,陆廷遇很没有脾气的说,“就一句!我说完,你们爱睡觉就睡觉,爱干嘛就干嘛,行不行?”

  “就一句啊?”慕清月靠在白厉行的身上,怏怏的打了个哈欠,“那行,你说吧,我跟大白就站在这听,听完就顺便上楼了。”

  陆廷遇真是不想说她,对他这么没有规矩,真是枉费他以前那么疼她了!

  “我和楚秋打算回国就去领证!”

  陆廷遇压根就没有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说完之后,拉起楚秋的手站起身,然后大步的朝着楼上走去。

  众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接二连三的跟着站起身,打算也一起再回去睡个回笼觉。

  陆子遇走了两步,就像忽然反应过来似的,大吼一声,“楚秋是谁?”

  这也难怪陆子遇不知道,昨个一天都在忙,他哪里有时间让陆廷遇给他介绍女朋友,而且晚上回来的时候,陆廷遇都已经睡了,他是真不知道陆廷遇已经有女朋友了。

  也就是知道白天的时候,在慕清月的婚礼会场,陆廷遇好像为了一个女人,跟另一个男人打架,别的……他还真不知道!

  陆子遇这一声吼,就像一枚炸弹忽然扔进了平静的水面,轰的一声,就炸开了。

  唐淑琴,“什么?儿子,你刚才说什么?”

  白葭,“小廷,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有听清!”

  陆言遇,“我去,我是还在做梦吗?”

  老太太更是惊得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了,“什么?我宝贝大孙子要结婚了?新娘是谁啊?哪呢?给我看看!”

  刚才陆廷遇上赶着要说,他们一个个都困得就像八百年没睡过觉一样,现在陆廷遇可不想说了,本来如火山一般的热情,突然被他们一阵冰雹打下来,再大的热情也被打灭了。

  陆廷遇抓住楚秋的手,头也不回的朝着楼道口走。

  慕清月惊得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问,“廷遇表叔,你说……你说要结婚了?真的假的?”

  陆廷遇嫌弃的看了慕清月一眼,想从慕清月和白厉行的身边绕过去,直接上楼回房间,谁知道就在他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生生的横在了他的面前。

  他一抬头,就对上白厉行那冷厉的眸子。

  “清月问你话呢!没听见啊?”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武炼巅峰杀神叶欢伏天氏医圣传承恰似寒光遇骄阳圣墟放开那个女巫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