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喊我一声哥来听听!

  白厉行沉着脸,一言不发的走了进去。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冯无畏甚至肩膀都被白厉行撞了一下。

  他抬手揉着自己的肩膀,好奇的问慕炎,“哥这是怎么了?马上就要结婚了,怎么还一副臭脸?”

  “嗨,你不知道!”慕炎抬手哥两好的搭在冯无畏的肩膀上,两人一边朝里走,慕炎一边绘声绘色的说,“还不是因为家里的传统,结婚前,男女双方不能见面嘛!”

  冯无畏惊得眼睛倏然睁大,不相信的问,“就这事?”

  “对啊!”慕炎伸长了脖子,“就这事!”

  当初人陆言遇见不到白葭的时候,白厉行那副嫌弃陆言遇的模样,慕炎都不好说他,现在轮到自己了,总算是体会到当时陆言遇的心情了吧。

  楼下客厅里,原本冯无畏跟哥几个在打牌,那不无聊嘛,又没人陪他们玩,电视也不想看,哥几个除了打牌消磨时光还能干什么?

  现在白厉行来了,剩下的三个人把手里的牌一扔,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哥!你总算来了!”

  白厉行坐在沙发上,慢慢的抽出一支烟点燃,脸色臭的简直无法直视。

  冯无畏见三人同时看向自己,忙摆摆手,“我可没有惹他!听说是被嫂子赶出门了,所以不高兴。”

  “哈哈哈哈……”其中一个魏衍的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哥你也有今天啊!怎么的,结婚前还把嫂子惹生气了?不让你进门了?”

  另一个商珏也打趣白厉行,“哥这就是你不对了!再怎么说,嫂子也是名门淑女,你不让着她,宠着她怎么行?可别把咱们部队里那一套拿出来,人家娇滴滴的,可承受不住。”

  慕炎一听,立刻得意了起来,“你们都喊他哥啊?”

  冯无畏几人点点头,“是!”

  冯无畏说,“在部队的时候,哥就是我们的长官,加上年纪也比我们大个几岁,肯定就是我们哥了。”

  “嘿嘿……”慕炎小身板一挺,嘚瑟的说,“那赶紧的,喊我一声哥来听听!”

  “你?”商珏把慕炎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见慕炎年纪也不算太大,应该跟他们差不多的样子,就说,“你哪年生的,报上来,说不定我还比你大呢!”

  慕炎眉头一挑,“这跟年纪没关系。”

  魏衍皱眉,“那跟什么有关系?”

  慕炎抬手就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牛逼轰轰的说,“因为我是他大舅哥!你们的嫂子是我亲妹妹!”

  众人,“……”

  大舅哥这个就了不起了,连白厉行都得喊他一声哥!

  冯无畏率先带头,“哥!”

  商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哥……”

  魏衍眼皮一番,也是不情愿,“哥……”

  另一个叫钱簿行的,是这里面说话最冲的,也是最不买账的,他一巴掌狠狠的拍在魏衍的屁股上,鄙夷的哼了一声,“他让你们叫,你们就叫?是个人都能当咱哥了?”

  魏衍一听,立刻明白过来,“对!还是钱不行说的有道理!”

  钱簿行的外号就叫钱不行,玩得好的都这么叫他。

  冯无畏一听,也觉得自己很没有立场,虽说这种时候是要给白厉行一点面子,但是给白厉行面子那是给白厉行,他们可不能连慕炎的面子都给啊!

  “对!”冯无畏一巴掌拍在慕炎的肩上,“小子,想让我们几个叫你哥,你得拿出点真本事来。”

  慕炎用力的抿了下唇,看着这几位晒得皮肤黝黑黝黑的男人,就知道肯定是从部队里请假出来的。

  部队上的男人,有的是力气,就算用力大如牛来形容也不为过。

  慕炎咳嗽了一声,“我可不跟你们比什么体力和力量,那些都太俗,我是个文雅人!”

  “文雅?”钱簿行一听,咧开嘴就笑了起来,“行啊,我们也跟你比文雅的,喝酒,打牌,吟诗,作对,随便你选!”

  喝酒……

  慕炎直觉得摇摇头,不行,他哪里能跟这几个人比喝酒?

  那还不喝得他哭着回家找妈妈啊!

  吟诗作对那就更不用说了,这又不是古代,比这些干什么?

  虽说他觉得自己不一定比他们差,但是,真比这些,他要无聊死。

  “那就打牌吧!”慕炎扭动了一下脖子,那架势就像要大干一场似的,胸有成竹的说,“来斗地主,一把决胜负!你们敢不敢!”

  “来就来,谁怕谁!”冯无畏几人立刻来了兴致,也不管白厉行了,毕竟那位哥生起气来,真不好哄。

  他要生气,就让他一个人生气吧。

  几个人拉着慕炎走到旁边的牌桌边,冯无畏把慕炎按在了椅子上,“你就坐着。”

  然后几个人商量着谁先上。

  钱簿行用下巴指了指商珏,“小商子,你跟冯哥上!”

  那意思是他跟魏衍殿后。

  冯无畏和商珏坐在了桌边,冯无畏二话不说,抓起桌上的牌,洗了起来。

  那洗牌的技术简直看得慕炎眼花缭乱,那完全就是电视里面赌神的洗牌方式啊。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给自己壮胆,“别搞这些花里胡哨的,赶紧的吧。”

  冯无畏勾了勾唇,“行,现在发牌。”

  这一把,刚好慕炎抽到了地主,他看见自己手上有一对王,当场就膨胀了起来,“这个地主看来非我莫属了。”

  冯无畏勾了勾唇角,也不说话,三两下就把自己的牌给排好顺序了。

  商珏也快速的把牌理好,所有人同时看向慕炎。

  慕炎这个小家子气的,还害怕钱簿行和魏衍偷看他的牌,用手把自己的牌挡着,然后笑着说,“来,让你看看什么叫做赌圣!”

  “四五六七八顺子!”

  冯无畏,商珏,“不要!”

  慕炎得意的挑了挑眉,“三带二。”

  冯无畏和商珏一看,三个A带一对七,两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不要!”

  慕炎愈发膨胀了起来,“还不要?再不要我可就走完了?你们的二呢?嗯?我一个二都没有,我出三带二你们不要,看来不是炸弹就是一对,但我看,你们也就是个对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武炼巅峰杀神叶欢伏天氏医圣传承恰似寒光遇骄阳圣墟放开那个女巫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