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不觉得你自己很可耻吗?

  白葭惊愕的回头,竟然看见林暮天站在自己身后。手机端https://m..la

  她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跟林暮天保持一段安全的距离。

  林暮天看她那样,不高兴的皱眉,“葭葭,你这是干什么啊?怎么感觉你看见我,就像是看见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一样?”

  白葭翻了翻眼皮,无语的抬脚就想走。

  林暮天拦住了她的去路,“别走啊,既然都出来了,咱们一起玩玩吧!”

  “谁要跟你玩?”白葭烦闷的推开林暮天的手,不客气的说,“我警告你,你最好别碰我,否则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死的很难看?”林暮天夸张的笑了起来,“哈哈哈……葭葭,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你都嫁给陆言遇了,我是想死吗?再说,就你哥白厉行那拳头我都承受不住,我怎么可能这么傻?”

  他抬起头指向旁边楼梯的地方,“我在这里有个包间,走吧,跟我上去,我请你喝一杯,然后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白葭皱了皱眉,她心里本不想去,但是她也知道林暮天这个人有多难缠,特别是如果你顺着他,他估计脾气没上来,还真能跟你好好说说话,但是如果你一副傲慢的样子惹恼了他,这个男人狗急跳墙也不是不可能。

  白葭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能跟林暮天纠缠,她怕林暮天万一对她动手呢?

  她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然后目光瞄了眼,那些继续开始跳舞的人群,“上二楼可以,但是我不能摔着。”

  林暮天低眸,视线落在白葭护着肚子的手上,目光就像被刺到了一样,一下就离开了,“原来你怀孕了?”

  白葭身上穿着睡衣,不是那种特别夸张的睡衣,而是宽松的,出门穿着也不会觉得奇怪的睡衣。

  因为她现在基本都在家里,家里就算没有别人,但也有很多佣人,她不可能穿着那种很暴露的睡衣在家里走来走去,所以,搬到一楼后,她的睡衣就全部换成了这种可以穿出门的宽松衣服。

  “对!”白葭没有否认,“我就是怀孕了。”

  林暮天沉沉的叹了口气,伸出手护住白葭的肩膀,“好吧,我带你上去。”

  如果要是别的时候,白葭一定不会让林暮天这样保护自己,但是这种时候,她没有办法,只能忍着心里的恶心,让林暮天把自己带上了二楼的包间。

  站在门口,看见里面除了茶几上摆着酒和几个空杯子,连一个人都没有,白葭警惕的停下了脚步,“就我两?”

  “是啊?”林暮天好笑的看着白葭,问得理直气壮,“不然你觉得这包间里还应该有谁?”

  白葭想起之前慕清月说的,许琪和林暮天一起在超市里买孕妇的东西,她笑了笑,“许琪呢?她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出来?”

  “原来你知道了?”林暮天耸了耸,有点失落的说,“我还说亲口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呢!”

  见白葭还不进去,林暮天伸手,在白葭的肩上轻轻的推了一下,“进去吧,我又不是洪水猛兽,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啊!”

  如果他真是洪水猛兽,早在几年前,就把白葭给吃干抹净了,哪里还轮得到陆言遇?

  这样想着,林暮天的情绪又低落了一些,在沙发上坐下,他拿起酒瓶,倒了两杯酒,举起一杯递给白葭。

  白葭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说,“我怀孕了,不能喝酒。”

  林暮天挑了挑眉,“也是。”

  然后他转身按下了墙上的对话键,“给我拿一杯鲜榨的橙汁上来。”

  没一会儿,服务员推开包间的门,把橙汁放在了白葭的面前。

  白葭看都没有看一眼,目光直直的看着林暮天,没有要喝橙汁的意思。

  林暮天不在意的笑笑,拿起自己的酒杯对白葭抬了一下,然后一口喝掉杯里的酒,“我让你上来,就是想亲口告诉你,许琪也怀孕了。”

  他讽刺的扁了扁嘴,“孩子是我的。”

  白葭脸上没什么表情,“恭喜你。”

  林暮天掀起眼皮,睨了白葭一眼,拿起桌上的酒瓶,给自己倒酒,“有什么好恭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不喜欢她,她要不是说结婚之后,把涛海集团给我,我才不会娶她呢!”

  一个上赶着要贴,一个唯利是图,白葭觉得,他们般配的很!

  就像乌龟配王八,简直绝配!

  但白葭没有说出来,这种时候,她可不能激怒林暮天。

  看样子,林暮天是这里的常客,说不定这家夜店,还有林暮天的股份,白葭要是在林暮天的地盘把林暮天惹毛了,她的后果不堪设想。

  她勾了勾唇角,“是吗?我以为你很爱她呢。”

  “我爱她?”林暮天自嘲的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摇头,笑完之后,他看向白葭,忽然认真的说,“葭葭,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么多年,我爱的人一直是你啊!”

  白葭看着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一直爱着她的男人,就觉得好笑,“是吗?我还真不知道。”

  她顿了下,舔了舔自己的唇,笑着说,“林暮天,你现在说这话,不觉得你自己很可耻吗?”

  就像刚才在楼下那个男人说因为自己老婆怀孕了,不能跟他做,所以他才出来鬼混一样可耻!

  男人总是能为自己的出轨找这样,那样的借口,可全然不知道,这些借口,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能一秒就刺穿女人的心脏。

  不过,现在白葭对林暮天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所以林暮天再说这些话,她除了觉得可笑,心里就没有别的感觉了。

  林暮天不在意的挑了挑眉,“我当然知道自己可耻,可是葭葭,那时候的我们太年轻了,我们根本就不懂爱,等我幡然醒悟之后,才知道一切都晚了。”

  他瞥了白葭一眼,“你呢?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出来了?陆言遇呢?”

  看似漫不经心的一个提问,却让白葭的心瞬间涌出了血来……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武炼巅峰杀神叶欢伏天氏医圣传承恰似寒光遇骄阳圣墟放开那个女巫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