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最坏的打算

  慕卿书和何雪漫看着许良这么大的阵仗,人都带了十几个来,两人吓了一跳。https://wWw..la

  慕卿书上去就问,“许良,这……这是怎么了?”

  许良摇摇头,“具体情况我还不知道,要医生看了才能知道。”

  慕卿书点点头,拉起何雪漫的手朝别墅里走,“走吧,我们也去看看。”

  医疗队的人被管家带到了二楼卧室,房间里人一下多了起来,慕卿书和何雪漫走到门口,看见里面那么多人,也不好再进去,就站在门口看着。

  医生让白葭躺在床上,给白葭做了简单的检查,然后说,“照个彩超看看。”

  彩超的仪器都带来了,已经被佣人们搬出来,放在了一楼的客房里。

  白葭慢慢从床上下来,本来想站起身,自己走下去,陆言遇直接走上去,一把抱起了白葭,就匆匆的往楼下走。

  慕清月和白厉行本来想跟过去看看,许良拦住了他们,“你们就别去了,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这里人多,也不方便,咱们去楼下客厅坐着喝茶,等结果吧!”

  白厉行和慕清月相视一眼,点点头。

  许良出来的时候,顺便也把慕卿书他们叫上,众人一起走到楼下。

  管家早已经备好了茶水,帮他们都端了上来。

  白厉行表情凝重的看向许良,“孕妇出现这种情况正常吗?”

  “这个不好说。”许良一脸愁容,平时那么二逼的一个人,现在也一本正经起来,“普通情况,孕妇出现孕吐是正常的,这个因人而异,每个孕妇的体质不同,情况也不同。但是嫂子之前孕妇并不严重,忽然出现这种症状,应该……应该是跟昨天的事有关!”

  他说到这,忽然抬起头来,看向对面坐着的白厉行和慕家人,“昨晚三哥就打电话给我,把嫂子的情况告诉了我,所以我知道嫂子是摔了一跤,你们也别太着急,我也不是专业妇科,等医生检查完再说吧。”

  这世上最煎熬的就是等待。

  不管是等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能磨得人五脏六腑疼。

  众人坐在客厅里,谁都不说话,全都下意识的端着自己的茶杯,一个劲的喝水。

  管家就站在旁边,不停的给他们斟茶,佣人还送上来两个果盘,还有一些干果果脯,可除了茶水,别的东西都没有动。

  很久之后,陆言遇和许晴从房间里走出来,众人立刻抬起头,紧张的朝他看去。

  陆言遇和许晴坐下后,陆言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慢慢的说,“我没有通知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是不想他们担心,因为昨天我就知道,小白的情况非常不好。”

  慕清月眼眶一下就红了,听着陆言遇的话险些哭出来,“怎么不好了?昨天去医院,医生说什么了?”

  陆言遇的脸色愈发难看了起来,他低着头,整个人都像被阴影罩住一般,嗓音低沉到干哑,“昨天去医院,小白没让我跟着进去,但是我知道,她出血了,她不敢跟我说,后来还是我逼着,她才说的。”

  “什么?”何雪漫吓得脸色一白,整个人都不好了,“那,那,那昨天你们为什么还要来……”

  “因为小白说,昨天是大哥和清月订婚的好日子,这么重要的时刻,她一定要参与。”陆言遇懊恼的摇摇头,“她也怕如果自己不去,你们会担心,好好的喜事被她搅黄了,她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哎呀这个孩子!”慕卿书恼怒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又是气又是心疼的说,“她怎么能这么想呢?咱们都是一家人啊,不管怎么样,她的身体重要,她肚子里的孩子也重要啊,我们怎么会……”

  “是啊!”何雪漫都有些自责起来,“这事,怎么能怕我们担心呢!不能因为我们会担心,她就不顾自己吧!”

  慕清月实在忍不住了,趴在白厉行的怀里小声的哭了起来,“我就知道,小婶婶肯定是因为我,所以……所以……”

  “不关你的事!”许晴弯腰,伸手拍拍慕清月的背,“不要什么事都往你自己身上揽。葭葭是好心,她就是怕你们这样,所以她昨天才会坚持要来的。”

  慕家人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白葭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看似成熟的一个人,可她其实只有二十二岁啊,虽然马上就要满二十三岁了,但实际上年纪也并不大啊!

  成熟的表面下,是一颗为所有人都记挂的心,她不想因为自己,让任何一个人担心,难过。

  白厉行抬手,轻轻的摸着慕清月的头发,小声安慰道,“来之前,我跟你说什么,你都忘了吗?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哭,不能把情绪表露出来,否则葭葭会更难过的。”

  “嗯,嗯!”慕清月用力的点点头,抬手擦着脸上的眼泪,“我不哭,我忍住,我忍得住的,我可以不哭的。”

  话是这样说的,可眼泪还是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白厉行摇摇头,伸手抽了一张纸巾,温柔的帮慕清月擦着眼泪,“好了,乖,不哭了。”

  陆言遇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昨晚他就想了整整一晚上,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本来只是在想最坏的打算,没想到仅仅是一夜,事情就到了最坏的地步。

  他忽然抬起头来,看向白厉行和慕清月,“大哥,清月,你们是除了我之外,跟小白关系最亲近的人,现在这种时候,我的话,她是不会听了,但是你们的话,我相信多多少少她还是会听进去一些。”

  白厉行一下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目光沉沉的看向陆言遇,心里就像被刀割一样的难受,嗓子里更像是横着一把刀子似的,只要一说话,立刻就能割断他的喉咙。

  停了停,他最终还是按捺住那股难受的感觉,沉沉的问出了口,“刚才医生怎么说?已经到了最坏的地步了吗?”

  陆言遇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嗯!”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武炼巅峰杀神叶欢伏天氏医圣传承恰似寒光遇骄阳圣墟放开那个女巫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