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冤枉

  蒋铭龙猛地叹了一口气,伸手就去拽魏嘉甜,“你行了啊!这事跟清月有什么关系,你放开她,让她回屋睡觉去!”

  蒋铭龙把魏嘉甜拽开,魏嘉甜却不依不饶的又抱住慕清月,哭得惨兮兮的模样,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手机端https://m.vodt

  “我不,我被白厉行欺负了,我为什么不能找慕清月?”

  说完,她抬起头,满脸都是眼泪的看着慕清月,情真意切的哭道,“清月啊……我,我,我就是晚上出来上厕所,谁知道在外面碰到了白厉行,他……他……他个禽1兽不如的东西,在这外面,就想把我……把我……呜呜呜……清月,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慕清月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就抬头去看白厉行,只见白厉行站在月光下,衣衫整齐,面容冷峻,那双深沉的眼眸波澜不惊的看着她,就像魏嘉甜嘴中的禽1兽说的不是他一样。

  这要换个男人,早就被气得不知道什么样了,解释肯定不会少,但白厉行就站在那,平静的看着慕清月,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

  慕清月看着白厉行微微一笑,低头一把推开魏嘉甜,把自己的腿抽出来,然后几步跑到白厉行的身边,把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紧张的问,“你被她占到便宜了吗?”

  魏嘉甜,“……”

  众人,“……”

  被画风不对啊,慕清月听到这话,不是应该上去就给白厉行一巴掌的吗?

  怎么却问他有没有被魏嘉甜占便宜?

  这脑回路……她还是不是女人啊!

  白厉行听到慕清月的话,原本冷峻的脸,瞬间变得温柔下来,他抬手揉了揉慕清月的头发,轻笑着说,“傻瓜,谁能占到我的便宜?”

  慕清月看着白厉行就傻乎乎的笑了,“是哦!除了我,谁还能占到你的便宜?”

  魏嘉甜坐在地上,看着慕清月和白厉行这打情骂俏无视旁人的模样,气得肺都炸了,她面上却还在装委屈,指着慕清月,痛心疾首的质问,“慕清月,你什么意思啊?是他要强1暴我,你……你不为我……”

  “你给我闭嘴!”慕清月回身,一句断喝打断魏嘉甜的话。

  她抬起眼眸把在场所有的人都看了一遍,然后讥讽的笑出了声,“你们应该都很好奇,我没看到事情经过,为什么会相信大白,不相信魏嘉甜吧?”

  包括孙立海的所有工作人员在内,都没有回答,可眼里的神情分明就带着遗憾。

  慕清月轻笑一声,“我出事那晚你们应该都知道,网上的视频你们也看到了,那晚我被王大同下了药,是他把我救出去的。”

  孙立海点头,“这件事我们都知道。”

  “嗯!”慕清月点点头,“你们看到的视频都是当时的事,可后面你们都不知道。我被他救走之后,因为药性,我控制不住自己,大白为了让我冷静,为了让我不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他把他自己的手臂放在我的嘴里,让我一路咬着,他开车把我带回了他家。”

  说完,慕清月回身,把白厉行的手臂拿起来,把他的衣袖撸了上去,“这个就是当时我咬他,留下来的牙印。”

  伤口虽然已经好了,但是牙齿的印记却永远的留在了白厉行的手腕上,就算在夜里,但是在稀薄的月光下,离得近的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圈触目惊心的牙印。

  慕清月接着说,“回到家后,我的药性彻底控制不了,就算这种时候,我那样勾1引他,他都没有对我做任何过分的事,他把我放进浴室里,用冷水让我清醒,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对我做什么!这样的男人,你们觉得我会相信是他强1暴魏嘉甜?呵……开什么宇宙玩笑!?”

  在自己家里,又没有别人,如果白厉行心思坏一点,他绝对会对慕清月下手!

  在场所有的男人,听到这话,都由衷的佩服起白厉行的定力!

  因为他们也是男人,他们自己知道,在那种情况下,面对慕清月这样的大美女,能不打邪念,他们自己都做不到!

  魏嘉甜见所有人都被慕清月说服了,她不服气的说,“那根本就不能证明什么?说不定他对你没兴趣呢!”

  “呵呵呵……”慕清月夸张的笑出声,走到魏嘉甜的面前,伸出手指勾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用力抬起来,强迫她的眼睛看着自己,慕清月嘲讽的勾了勾唇,轻笑着问,“你的意思是,你比我更漂亮,你比我更吸引他?”

  魏嘉甜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她一直觉得自己宇宙第一美,谁都没有她漂亮。

  她看着慕清月,挑衅的笑了起来,“难道不是吗?你瘦的跟个火柴棍一样,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哪像我啊,前凸后翘,男人就喜欢我这种的!”

  “你这种骚的?”慕清月抬起另一只手,用力的拍在魏嘉甜的脸蛋儿上,“你真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吗?”

  白厉行忽然走过去,把慕清月拉进怀里,一脚把魏嘉甜狠狠的踢在了地上,冷眼看着被他踢的躺在地上不住哀嚎的女人,冷笑一声,“真好意思说出口,清月论身材和长相都甩你一条街好吗!”

  本来白厉行没想解释,想打个电话给陆言遇,让他把魏嘉甜背后的金主通通找出来,他一个一个的收拾,可现在,慕清月出来了,他必须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转身,指着男厕所问魏嘉甜,“你说你出来上厕所遇见我?魏嘉甜,请问你上的是什么厕所?男厕所吗?”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就连最先出来的蒋铭龙都明白过来了,他气恼的说,“是啊,我怎么没想到?我一出来看见魏嘉甜和白哥在男厕所门口拉扯在一起,当时脑袋直接懵了,都不知道思考问题了,差点就被魏嘉甜给骗了!”

  蒋铭龙走过去,站在魏嘉甜的身前,气恼的问,“女厕所在对面,离着二十多米呢,魏嘉甜,敢情你是上的男厕所啊!”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武炼巅峰杀神叶欢伏天氏医圣传承恰似寒光遇骄阳圣墟放开那个女巫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