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要倒霉的人

  面店里面,爹和娘正在忙活。

  王爷?难不成是郡王府的人?张小南疑惑之下,走了进来。对方的气场很强,在这个阶级制度的年代,一起都是以阶级制度为基准的。没有多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小兔崽的,看什么看,再看我弄瞎你的眼睛!”察觉到张小南在看他,他顿时一脸怒气,朝着张小南就骂了过来。

  刘氏听到之后,赶忙就跑了过来,将张小南紧紧地护在了怀里面。

  “官爷!对不起,他还是个孩子,有什么做的不对地方,请官爷多多包涵。”刘氏知道这是郡王府的管家,生怕伤到了张小南。

  “哼,念你是初犯,今天就饶了你,再有下次,扣出你的眼睛来。”管家鼻孔朝天,接着喊道:“赶紧做面,王爷今天不高兴了,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是封建时代权贵阶层特有的权利。只要你不是封建贵族,那么就只有被欺压,骂了你你也得忍着。你就是为贵族所服务的。

  张小南知道母亲护着自己,现在惹了这家伙,也没有好苗头,所以这口气还是咽了下来。

  看着忙活的母亲,张小南赶紧帮忙,过一会,终于将所有的面做好了,端在了管家面前。

  管家闻了闻,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收拾了一下,就让身边的人拿走。

  刘氏和张德才不敢说话,唯唯诺诺。但是张小南不乐意了,钱呢?给钱了么?

  “这些面还没有给钱!“张小南开口说道。

  “给什么钱?能在你这里吃东西!那是给你脸了!再有一次,我掌烂你这张破嘴!“官家眉毛一瞪,吓得刘氏抱紧了张小南,生怕伤到自己的儿子。

  管家走了,他的步伐如同吃了春药的公狗一样,趾高气昂,都不带看地面的。

  “傻孩子,他可是郡王府的人,王爷身边的管家。咱家进账也不少,这点钱还是亏得起的。”刘氏看着张小南教育到,她生怕那些外人伤害自己家人。

  这些道理,要是在封建社会,都是行得通的,假如从小长大,也能接受一些这样熏陶。

  尽管这里是汴梁,尽管这里还有包黑炭。

  但是张小南不一样,他是现代人!现代人!来到古代,就是来改变的!而且,以后注定要做一个牛逼的小公子!所以,这些糟粕,这些欺压!全部都不接受!

  心里面火气大得很,但是张小南没有表现出来。转过身子来安慰母亲刘氏:”娘,放心吧,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刘氏看着张小南乖巧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在她眼里,家里人平安顺心,这些都是值得的。这才去忙活别的了。

  “小南哥,气场很足啊。”刚出门口,就看到了刘屠夫。

  这家伙最近也跟张小南一家人熟了,时不时的过来串串门。张小南气势非同凡响,所以刘屠夫一般都叫张小南南哥。

  张小南也不说话,点了点头。

  “南儿哥,他不是郡王府管家,就是一个跑腿的,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他。只要有好东西,他都来白拿着拿回郡王府,郡王府的钱,他也都全部都贪污了。”眼看张小南要走,刘屠夫说了一句。

  “你说的都是真的?”张小南扭回头来。

  :当然是真的。在你去打问打问,这条街被他吃穷多少家了。很多家都不开门了,这不,又盯上你家了。“刘屠夫笑着说道。

  “不过你家赚得这么多,给他们一些,倒也是无妨,指不定以后他还能罩着你们家,到时候不用交份子钱。“刘屠夫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戏虐,看起来他对这个吸血鬼也不感冒。

  那么多面条,足足能分二十几份了。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几天,这个面馆就要被吃倒闭了。再说了,要那么多面条回去喂猪吃啊!

  心里面这么想,不过张小南没有说出来。

  刘屠夫或许也是受不了他的盘剥,才故意过来说这件事,想借着张小南得手除掉这个吸血鬼。

  现在这个面馆两份钱。一份是这刘屠夫的合家帮,这份少得很。另一份,就应该是这个白拿钱的管家跑腿了。

  张小南一个人转悠着,这才来到了城东的酒肆里面。这里面比较杂乱。歌舞,说书,聊天,赌博,青楼还有那些卖消息的,都会聚集在这里。算是后世的那种综合性的娱乐场所。

  张小南点了两份零嘴,一屁股坐下来吃了起来。

  刚坐下,就有青楼女子过来拉客。这里面就是流行拉客人,正如同当年所见的中关村一样,过来就问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带你。

  张小南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舞姬跳舞。

  没过多久,赌博的也来了。张小南也是惊呆了,难道这赌博要从娃娃抓起么?

  直到最后,真的没有人过来,张小南这才安静了下来。舞姬下台的时候,张小南一把铜钱撒了过去,高兴的那帮舞姬连连拜谢。

  这个时候,一个人衣衫褴褛的人走了过来,他坐在了张小南对面。

  张小南没有赶他,笑了笑。

  这才是自己要找的人。这些人在汴梁城,或者说在大宋,都是没有身份的人。就像是那些现代社会没有身份证的黑户一样。他们没有固定住所,就住在汴梁城的下水道里面,或者是自己挖的地道里面。

  他们的统一身份,叫做污烂人。

  一听这名字,你可能会远离,但是这帮人在东京城非常有用。只要能查到的线索,都会查到。定金付一半,给地址或者人名,很快就能给你查到。

  信誉一般都是良好的,因为定金只付一半,他们迫切的需要另一半来生活,要不然就得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慢慢的饿死,腐烂,变臭。

  张小南点了点头,将一个纸条递了过去。

  污烂人打开看了看,然后伸出了三个手指。

  这三百文钱的意思。起步,就要一百文。假如是高难度的,那么就是曲折手指,那代表起步一两银子。

  张小南没有多说,将一百五十文点了过去。污烂人很满意,收进了口袋之中,很快,戴上了自己的帽子,将;零嘴装在口袋之中之后,戴上帽子就走了。

  临走前留下一句话:“三天后,给你消息。”

  张小南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最后一颗零嘴吃掉,回家。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武炼巅峰杀神叶欢伏天氏医圣传承恰似寒光遇骄阳圣墟放开那个女巫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