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分散

  第二天上午,天刚放亮,待岭南军用完早饭,便开始列队准备攻打州城了。

  这一次冼夫人亲自压阵指挥,有了隋军支援,武器的支援,这一次王仲宣都不敢派兵出来迎战,龟缩在城内防守了。

  这个时代攻城战就是比拼士气兵员的拉锯战,为了给岭南军鼓舞士气,杨广命骑兵们把弓箭和朴刀每样拨了一千把交个岭南军使用。

  看着岭南军扛着攻城梯举着盾牌向城墙脚下冲去。

  见城上的叛军开始冒出头来放箭,底下的岭南军弓箭手们立马放箭予以压制,虽然这些弓箭手们不太适应隋朝的武器,准头太差,但这一波箭雨也压制住了城上的叛军。

  就这一愣神的功夫,攻城士兵们冒着箭雨滚石已经冲到了城墙脚下,开始竖起梯子了。

  双方你来我往的打了半天,终于第一架木梯勾住了城墙。

  待第一个士兵爬上城头,城下的岭南军弓箭手便停止了射击,不一会功夫第二架木梯也竖上了城头,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再然后…………

  杨广找了半天就五个木梯,这攻得什么城啊,来闹着玩的啊,五架木梯一两分钟上去你一个,第二个上去,第一个基本战死,猴年马月才能攻下州城?

  知道今天拿不下州城的杨广顿时没了兴致再看下去,向着冼夫人走去,看冼夫人正在指挥,杨广也不好说那些扫兴的话,只好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发呆了。

  乡下人就是乡下人,要是让他们看见隋军攻城的场景,估计都能把他们吓死。

  这时冼夫人注意到杨广坐在那里发呆:“殿下为何这般,看将士们的表现,说不定今晚就能在州城给王爷接风洗尘呢……”

  杨广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冼夫人,还今晚,我去,你这想法太美,我不忍直视啊:“没什么,夫人还是指挥将士们攻城吧……”

  攻防战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一两点左右,不出杨广所料,今天确实没有拿下州城,盖因爬上城头的士兵每次要扩大战果时,叛军就会有一股生力军加入并打退了岭南军。

  冼夫人不得已才鸣金收兵,统计了一下死伤,发现己方死伤一千左右,其中三百阵亡,两百重伤,五百轻伤。

  “参见殿下。”冯盎见杨广走进营帐,立马抱拳。

  这时冼夫人也注意到杨广走了进来,也起身抱拳行礼:“参见殿下。”

  来到营帐的杨广看着冼夫人紧皱的眉头,猜到其所想,便在边上的椅子坐下来道:“夫人可是疑惑,明明我方胜利在望却为何久久不能拿下州城吧?”

  冼夫人惊讶的看着杨广,他怎么会知道我心中所想,转念一想,除了这个也没别的可以让我愁眉苦脸了吧,便道:“不知殿下可否为老妇人解惑?”说完就对着杨广拱了下手。

  杨广见此摆手道:“夫人是当局者迷了,攻城战的要诀就在于两个字,分散。”

  冼夫人一听多少更加疑惑了:“分散?什么意思?”

  “夫人手下有八千士兵,而州城里的叛军只有五千不到,那么问题来了,夫人看着五架木梯攻城,而且还是一个城门,那样是不是要等到叛军的五千兵马折损到一千才能破城呢!”

  杨广停下来喝口水又继续:“五架木梯每次上去五六个人,如果这几个士兵不能坚持到下一波士兵爬上城头,是不是要这么一直循环下去呢。”

  “那殿下觉得此战该怎么打呢?”听了杨广的话语,冼夫人还是觉得疑惑,这个时候不是矫情的时候,便抱拳请教道。

  “请教不敢当,只能说说我自己的看法,历来攻城围三缺一,但由于士兵不足,只能选择一路主攻,一路佯攻,吸引分散敌人的兵力,不能让叛军总是有生力军在城墙上守候,还有攻城梯一种方法太多单调,还需制作撞木,由军中十多强壮之人肩扛撞击城门,也是为分散兵力而为………”

  还未等杨广说完,边上的冯盎便起身拍手叫好:“殿下说的有理,我说士兵们怎么老是冲上城头又被打了下来。”

  边上的老夫人立马板起脸大声嗬道:“坐下,听殿下说完,毛毛躁躁的像个什么样子。”说完还不忘瞪了冯盎一眼。

  冯盎摸了摸脑袋讪讪的坐了下来。

  这时杨广又继续说了起来:“叛军兵力被分散了,我们还需打造三两架缆车,就是可以让弓箭手站的木台,用以压制城上的弓箭手以及给冲上城头的士兵支援,对了,云梯还需多做几架,五架太少了…”

  歇了口气,又喝了口茶:“如果做到了我以上所说的基本就可以拿下州城了!”

  “嗯,殿下说的有理,岭南之地还是太偏僻了,没经历过什么战事,实战经验还是有点欠缺,老妇人这就命人去打造殿下所说的工程器物。”

  刚好抬头看见孙子冯盎在那听的精精有味,便对着冯盎道:“嗯,殿下所说的你也都听见了,还不安排人去打造器物……”

  “得令,保准给您和殿下办好,岭南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木头,”说完就哈哈大笑的跑了出去。

  看着心浮气躁的冯盎,冼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老身就两个孙子,这个冯盎还好一点,另外一个冯盈更是让老身头疼不已,前一次让冯盈带兵阻截叛乱首领陈佛智与王仲宣回合,居然为了与之交好的陈佛智儿子违抗命令停滞不前,耽误战机,不然这州城里也不会有这么多首领叛军了………”

  冼夫人说完还唉声叹气的看了看杨广,见杨广没什么大的反应才舒了口气。

  “无妨,谁没有个三五至交好友,为了好友烦了些许错误也是可以理解的,老夫人回去关他个几月禁闭,相信他就能知错的。”

  杨广看着唉声叹气的冼夫人,知道他这是为了孙子求情,也就顺水推舟不予计较。

  冼夫人听了,立马激动不已:“那就多谢殿下开恩了,老妇回去定会好好管教。”

  “无妨,等器物造好,相信明天就可以在州城里吃晚饭了,”说完就哈哈大笑的辞别冼夫人。

  来到营帐外的杨广慵懒的看了一眼州城方向,不出意外明天晚上就可以在里面过夜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武炼巅峰杀神叶欢伏天氏医圣传承恰似寒光遇骄阳圣墟放开那个女巫永恒国度